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永和宫里是一片母慈子孝,兄友弟恭的和睦景象。与它一墙之隔的承乾宫里又是另一番红袖添香夜读书的场景了。

    康熙虽然坐拥三千佳丽, 但是对上心的人, 一向是细致周到了十分。所以他让无子的表妹抱养了胤禛,也没忘了特地让胤禛在生日这天回去给绣瑜磕个头。现在胤禛去了永和宫, 他怕佟贵妃伤心, 又特地留宿承乾宫,陪贵妃看书说话,直到宫门落锁前, 永和宫的人送了胤禛回来方罢。

    康熙在承乾宫也是常来常往的,胤禛见了他也不畏惧,行了个礼就往他跟前凑:“皇阿玛金安。额娘金安。”

    康熙把他抱到炕上坐着,抬手碰了碰他红扑扑的脸蛋, 笑道:“玩得可还高兴?你德额娘又给你做什么新样的点心吃了?”

    跟去永和宫的乳母谢嬷嬷忙道:“回万岁爷的话,四阿哥用了四五个豆沙馅儿的小狗馒头。”

    佟贵妃看着胤禛身上簇新的宝蓝色绣竹叶暗纹袍子和银红小马甲,不由皱眉:“怎的去了一个时辰,还换了衣裳回来?”

    还是谢嬷嬷回了话:“德嫔娘娘让四阿哥带着六阿哥玩陀螺, 那暖阁里又有地龙又有炭盆,阿哥们汗湿了衣裳, 就都换了一身。”

    佟贵妃这才不说话了, 心里却多少有些不舒服。胤禛每次出门,都有一个奶嬷嬷专门带着衣裳,热了凉了弄脏了都随时可以更换, 怎的叫他穿了永和宫的衣服回来了?她一来暗恨乳母无用, 二来疑心德嫔趁机向自己示威, 有意夺回儿子。只是当着康熙的面都不好发作出来。

    康熙却没多想,宫里的阿哥们与生母不常能见,妃子们就一年四季地给孩子们送衣裳。胤禛生辰,绣瑜给他做件衣裳也是应有之义。他替胤禛理理衣摆,摸着那袖口上精致的竹叶暗纹,笑叹:“老四倒是个有福的,两处都能讨得衣裳穿,日后长大了,要记得孝顺你两个额娘。”

    胤禛不懂有福和衣裳之间的联系,但是他已经开蒙半年了,孝顺的道理还是知道的,当即脆生生地答道:“是。儿子谨遵教诲。”

    康熙把他交给乳母:“玩累了,洗个澡早些歇息。”

    这一夜佟贵妃辗转反侧,难得有康熙在身边却迟迟不能安枕的时候。第二天清晨,送了康熙去上朝之后,她也睡意全无,裹了一件披风坐到外间的炕上发呆。

    她与康熙是嫡亲的表兄妹,她自进宫以来一向以自己出身血统为荣。康熙待她也确实比待其他妃子更为不同些。但是德嫔明明出身远不如她,如今也有宠有子有位份,永和宫每天欢声笑语的,叫她这个贵妃都艳羡不已。乌雅氏的运气怎么就这么好呢?胤禛何等乖巧聪明,怎么就不是从她肚子里生出来的呢?

    孩子,为什么她就没有孩子呢?佟贵妃这些年心里一直存着一个疑影,就像最可怕的梦魇,一直缠绕着她。康熙对她笑笑,这个梦魇就消散几分。康熙不来了,那片阴影就再次聚拢。佟贵妃终于忍不住叫来完颜嬷嬷吩咐道:“你想办法通知我额娘进宫一趟。”

    绣瑜昨天带着两个孩子玩了一个多时辰,胤禛开始的时候还拘束着,后来混熟了,胤祚的小皮球、猫儿滚、七彩陀螺他都能玩,比底下的小太监们玩得还好。宫里的孩子养得尊贵,虽然前呼后拥的,但是很少有同龄的玩伴。胤祚开心得像个小疯子似的,跟在他后头“果果”“果果”地喊。两个孩子蹲在一起,头挨着头摆弄那皮球的样子,像足了两只小动物。

    胤禛是个看起来温温和和,实际上性格执拗强势,很有主见的孩子。绣瑜开始还怕他们打架,时不时地插上两句话。后来才发现胤祚就是个天生的小跟屁虫,胤禛说什么他都很给面子地拍手叫好。小孩子虚荣心旺盛,胤禛当然很满意地带着他玩。

    晚上宫女们伺候绣瑜卸妆时,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她的好心情。她正要睡下,却是春喜抱着铺盖卷进来了。

    绣瑜惊讶道:“怎么是你?你昨儿才好,我原说了让你休息两天的。”春喜前面病了两天,绣瑜暗地里请了太医给她医治,没有叫挪出去。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