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时光荏苒,五百多个日夜匆匆过去, 时间转眼就来到了康熙二十年十月末。

    寅时初刻宫门刚刚下了锁。永和宫小厨房的众人就已经开始忙碌起来。力气大的厨娘开始加水揉面, 巧手的宫女们把和了黄豆粉的面团压入事先备好的模具里,上锅蒸至半熟。待面团凉了形状固定, 可以看得出是一只只活灵活现、憨态可掬的小狗狗。宫女们把它们取了出来, 用红豆、芝麻等点上眼睛鼻子,再放入锅中蒸熟,以备德嫔娘娘早起查看。

    虽然现在宫里没有皇后, 也就免了请安的规矩,然而绣瑜心里记挂着这事,还是卯时初刻就起来了,吩咐竹月去催小厨房众人:“去看看点心做好了没有。”

    然而还不等点心上桌, 永和宫就先迎来了不速之客。

    “娘娘,成贵人求见。”

    成贵人戴佳氏在康熙十八年末宜嫔和绣瑜怀孕的时候很是得了一番恩宠,然而以色侍人、走肾不走心,皇帝很容易就腻味了她的好身材。宜嫔和绣瑜又接连诞下皇子, 她就不如原来得宠。好容易踩着恩宠的尾巴怀了孕,诞下的皇子偏偏又是个天生有点跛脚的。

    这个时代没有产检, 没有基因缺陷的说法, 人们只能朴素地认为生下天生残疾的孩子是“没福气”、“不积德”的恶果。皇家出现这样的事,更是大大的不吉利。然而皇帝是不会有错的,那就肯定是戴佳氏福浅命薄、担当不起孕育龙胎的大任了。所以可怜的戴佳氏不仅没有因此得到皇帝的一丝怜惜, 反而被康熙草草封了个贵人就抛之脑后, 生怕再生下身有残疾的孩子。

    这些话都是康熙私底下对绣瑜说的, 他当然不会公开宣扬他的妃子和儿子不吉利。所以戴佳氏虽然失了宠,明面上还是能安安稳稳地做她的成贵人。加上她出身不错,侍奉贵妃十分殷勤,于是在这宫里还算是有一片安身之地。

    起先因为都是佟贵妃手下的人,绣瑜跟她稍有来往,她刚失宠时,绣瑜怜悯七阿哥的处境,也没有立马落井下石避而不见。可是成贵人的性子实在是不讨喜,她不敢怨恨康熙,就把自己的失宠怪到她人头上,时不时地找绣瑜哭诉一番,比祥林嫂还祥林嫂。让绣瑜深深后悔没有在一开始就拒绝和她来往。

    “……如今连惠嫔也不管她了,内务府送去的银霜碳全都换成了黑碳,数额也不够。昨儿我去她那儿的时候,哎哟哟,那屋子里烟熏火燎的,才一炷香的功夫就呛得人嗓子生疼。看得我痛快极了,熏坏了嗓子,看那贱人还怎么妖妖娆娆地说话勾引皇上!”

    大早上的就听这么又酸又缺德的话,绣瑜脸都僵了,维持了整整两天的好心情顿时荡然无存,无数次端起茶杯,可成贵人还是置若罔闻地讲着。

    戴佳氏口中的“贱人”是康熙新封的良贵人卫氏。正如康熙十六年绣瑜初得宠时一样,整个康熙二十年宫里最大的新闻就是良贵人的横空出世。

    卫氏原本是辛者库奴婢出身,辛者库是满语中包衣管领下食口粮人的音译,其中工作的奴仆多为因罪入籍的罪臣家眷。良贵人以罪奴身份得宠于皇帝,瞬间代替绣瑜成为满宫妃嫔的新任眼中钉。而她被康熙看上,又正是补了成贵人怀孕不能承宠的空档。良贵人承宠后很快怀孕,两人前后脚生下皇子,偏偏一个残疾一个健康,成贵人就认为她夺了自己的运势,一直颇多怨怼。

    若是良贵人一直得宠也就罢了,但是偏偏她生下皇子之后,宫里宫外突然多了很多香艳的传闻,极度夸大良贵人的美貌。说她美若天仙、貌比西施,让皇帝见之忘俗,几乎达到三千宠爱在一身,以致快要“从此君王不早朝”的地步。

    康熙何等骄傲的性格,怎么能忍受民间把自己描绘成隋炀帝、唐玄宗一样因美色误国的昏君呢?偏偏良贵人的相貌又真真是好到了极点,不说艳冠群芳,也是后宫里数一数二的。她又不识字,琴棋书画一窍不通。康熙就是想厚着脸皮说自己“不是看中美色,而是喜欢她的内秀”,都实在说不出口。于是恼羞成怒之下,干脆将她置之不理了。

    绣瑜不知道这样洞悉皇帝心思的计谋是谁想出来的,不过这可苦了良贵人了。儿子被惠嫔养着不能轻易得见,还要受成贵人等宫妃的欺辱。绣瑜虽然没有圣母到强行给她出头,但是也不乐意听戴佳氏在这里恬不知耻地讲述自己怎么欺负人,于是使了个眼神给白嬷嬷。

    很快竹月打起帘子进来:“娘娘,六阿哥醒了,吵着要见您呢!”

    康熙二十年年初,宫里重修了皇子们的玉碟,阿哥们的排行终于回归了绣瑜印象中的样子。如今胤祚排行第六。

    成贵人就先站起来,媚笑道:“妾身也好久不见六阿哥了。哎呀,姐姐的六阿哥聪明可爱,难怪万岁爷也爱得不得了,不像那等贱婢的儿子……”

    “成贵人慎言!”绣瑜终于忍无可忍地打断了她:“不管良贵人是何出身,她现在都是皇上的妃子。八阿哥更是皇室血脉、龙子凤孙,那些不雅的字眼别整天挂在嘴上。”说着径自起身离开。

    成贵人还想跟上去,被白嬷嬷抢先一步拦了:“贵人留步。今儿是四阿哥的生辰,娘娘还有要事,贵人还是请回吧。”

    “好丫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