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188、你还不是脏的一塌糊涂……

    罗东辰现在是忽然而至的烦躁,非常的烦躁,为什么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而只有他,一直都被蒙在鼓里?要不是今天聿希尧到来,狠狠地揍他一顿的话,他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宋安暖背后的那个男人原来就是聿希尧。

    他一直都很想知道宋安暖勾搭上的那个男人是谁,因为他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宋安暖会这样坚决的想要和他离婚,而且,无论是他现在怎么做都好,她都不屑一顾的模样,这样子就令他更加的好奇了。

    他想过很多次那个男人会是谁,但是说实在的,他从来没想过那个男人会是聿希尧。

    因为他认为聿希尧这样的男人,不是轻易和恋上一个女人的,可是他现在也明白了,当聿希尧这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的时候,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了,而且,他会将这个女人好好的保护在自己的怀里。

    到了此时此刻,罗东辰依旧不能接受为什么这母女俩在知道所有的事情的时候,会选择隐瞒,而没有将实情告诉他?

    “这到底怎么回事?你们是什么时候知道他们的事情的?为什么没有将事情告诉我?”聿希尧有些冷漠的看着她们。

    莫如卿叹气,“这件事情,给你知道又有什么用?原来我们是在想,要是事情让你知道了的话,你一定会闹的天翻地覆的,那样子要是没有了回转的余地可怎么办?毕竟你爷爷还是想你和宋安暖在一起的,我不想你们连最后的脸皮都撕破了,所以才决定将事情隐瞒了的,因为反正你是知道宋安暖已经出轨了的,所以出轨的对象是谁,又有什么关系?后来,我们之所以没有将事情告诉你,是因为你姐姐的关系?”

    莫如卿这么说了之后,罗东辰便将眸光投向罗云溪,“姐,你说说这怎么回事?”

    尽管是自己至亲的弟弟,但是罗云溪还是觉得事情告诉他,有些尴尬,也有些难为情,所以她现在在犹豫,在支吾着要不要说。

    “好了,你就别再想了,是在如今,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

    罗云溪深深的呼吸一下,“我是因为有把柄在聿希尧手上,所以才不能将事情告诉别人,要不然他该将我送进监狱里去了。”

    “什么把柄?”罗东辰疑惑的是,罗云溪一向不怕事,到底是什么样的把柄,能让她害怕成这样子?连事情都不敢说出来了。

    莫如卿见罗云溪说不出来,她便替她说了,“就是你姐姐原本为了拆散聿希尧和宋安暖,就让一些人将宋安暖绑架了,想要让那些男人将她玷污了,没想到聿希尧在之前就已经安排了别人在你姐姐身边,所以对于你姐姐将要实行的计划,聿希尧是一早就知情了,这样子,他就将计就计,将你姐姐的视频还有她指使人实行绑架的一段录音拿到手上,所以你姐姐还能怎么做?只能听他的……”

    莫如卿话还没说完,罗东辰就厉声打断了她,看向罗云溪,“你让人绑架了宋安暖,还准备让那些人玷污她?”

    他将所有的焦点都放在这句话身上了,他也似乎只听到这句话了,所以他这个时候再也忍受不了的问了出来。

    罗云溪知道他对宋安暖的那些心思的,虽然他没打算要和她在一起一辈子,但是他也不想她受那样严重的伤害,兴许是他也舍不得吧。

    所以他现在才会有这样的反应,也所以他才会用这样的语气来质问她。

    罗云溪沉默,没有说话,莫如卿倒是出声了,“好了,你瞎嚷嚷做什么?这件事当时做的时候确实是欠考虑一些,现在你姐姐已经后悔了,你还对她这么大声做什么?她要不是因为做了这件事,也不会轻易被聿希尧抓到把柄,更不会在之前就被威胁着要离婚,她都悔到肠子都青了,你就别再让她伤心了。”

    罗东辰只是定定的看着她,一句话都没说,因为无论怎么样,事情到了后面,幸好没有发生,要不然,他觉得现在的宋安暖,不知道该是什么样子了。

    也许会被罗云溪这样的举动给逼疯了。

    “姐,你做这件事真的是非常欠考虑,你简直就没有脑子,当时怎么就想到了这样的馊主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