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大概是因为自爱组织里作为试验品的记忆太过痛苦,以至于让她对这里也充满了抗拒,几乎是在睁开眼睛的下一刻,就控制不住自己从手术台上翻身落地。

    因为突然的动作,牵扯到了还在输液的手臂,针头因为她的动作从皮肉间穿透这扎出,带出了一串鲜血,滴答滴答的落在了地上。

    鲜红的颜色让江羽楠的记忆回笼,昏迷之前尉明溪和自己说的一字一句都还清楚地在脑袋中回响着,于此同时,刚刚的梦境也出现在了脑海中。

    江羽楠不得不感慨一句:“原来一切早就在那个时候就注定了。”

    伸出另外一只手,将自己手臂上滴落的血液擦掉,放在唇前用舌尖舔舐个干净,嘴角勾起苦涩的微笑。

    不是组织的人在逼她,是妈妈在逼她尽快的成长,只有那样才能够保护自己所在意的人,才能够让那些保护自己的人不在受伤。

    “既然非要如此才能保护我爱的人,那么就算是化身修罗又有什么关系呢?呵~”

    正在实验室里翻找尉皓辰的母亲留下来的东西的众人,再听到了声音的时候就已经回头看过去了,只不过因为距离有些遥远的原因,所以没能够马上就赶过去。

    因为角度的关系,所以他们没有看到江羽楠的正脸,只是感觉到了她身上浓浓的哀伤,以及一瞬间就出现的磁场。

    每个人都会有独立的气场,或者也可以用气质来形容,比如说看到尉皓辰能够想到的是帝王,而韩童童是冰冷女王,尉皓宁是温柔的公主,季军是痴情的浪子。

    这些东西几乎是写在每一个人周身的气场上面,而原来围绕这江羽楠的是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那份感觉就在刚刚的那一瞬间变得清晰。

    那是魅惑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妖精突然坠入了凡尘中,吸引着每一个凡人的目光,去不自觉的注视被吸引着。

    尉皓辰作为所有人里面身手最好的一个,也是第一个跳到江羽楠面前的人,他刚刚好看到的就是江羽楠抬起手臂,舔舐鲜血的那一幕。

    “妖精”除了这一个词汇,尉皓辰再也想不到其他的形容词,江羽楠那清秀的面容也在那份魅惑的感染下,变得格外的艳丽。

    在被江羽楠吸引的时候,尉皓辰也清楚的意识到,江羽楠从此将会变得不同了,不会是任性的孩童,不会是温柔的千金小姐了。

    “楠楠。”

    江羽楠在尉皓辰的眼睛里看到了一抹痴迷,有些调皮的将滑落到眼前的发丝撩开,眨了眨眼睛:“童养媳你好啊。”

    尉皓辰瞪大了眼睛,虽然他不知道童养媳是怎么一回事儿,但是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一直在自己和江羽楠之间隔着的一层疏离不见了。

    江羽楠知道尉皓辰没有过去的记忆,所以根本就不会知道自己再说些什么事情,不过现在她才刚刚彻底醒来,真的不适合接触尉皓辰的封印。

    江羽楠舒畅的转了个圈圈,整个人看上去一点也没有之前虚弱的样子,反而感觉朝气蓬勃很健康的样子。

    伸了个懒腰之后,江羽楠又一抬腿,坐在了手术台上,对着众人挥了挥手:“看我好起来了哦。”

    韩童童是最清楚江羽楠身体的一个人了,她很清楚江羽楠的身体绝对不是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够恢复的,即使是她刚刚已经注射了恢复药剂了也一样。

    “这怎么可能?楠姐姐你做了什么?”

    江羽楠又调皮的对着所有人眨眨眼睛:“啊,这个啊,我只不过是将两种人格融合了而已。”

    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曾经江羽楠说过的,两个记忆要融合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更容易发生的事情是崩溃,江羽楠也就是因为要维持这精神,控制自己的两个人格,才会一度如此的虚弱。

    的确如果用人格完美的融合了来解释,是可以完美的解释出为什么江羽楠会没有了虚弱的状态,可是之前江羽楠明明就是很为难的样子。

    江羽楠也同样看出了所有人的疑惑,不在意的解释道:“我自己做到的确是有些困难,不过有药物做辅助的话就轻松多了,你们忘了么?昨天在来这里的时候,我吃过一样东西的。”

    众人的记忆跟着江羽楠的话倒回了昨天,他们清楚的记得,在打开了大门之后,江羽楠靠着熟悉的感觉在玄关附近,摘了一朵艳丽的花瓣吃掉。

    想到了那朵花,所有人都想起了现在在江羽楠身上所感受到的那种感觉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